欢迎访问:中文字幕大香蕉永久网-中文字幕97超碰大香蕉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绑架后被爆菊

醒来的时候,眼前一片漆黑。

  脑袋仿佛灌了铅。

  耳朵在鸣叫。

  四肢无力。

  身体无意识地往前冲了一下,突然感觉到喉咙一阵撕裂搬的剧痛。

  伸手,摸自己的脖子。

  冷冰冰的。

  是金属项圈,和后面不知连接在哪里的,又粗又冰冷,散发着令人厌恶的铁锈味的链环。

  突然间,啪的一声。

  正前方,我双手可触及的地方,出现了圆形的灯光。

  藉助此灯光,我才发觉自己一丝不挂。

  又是啪的一声。

  灯光的范围扩大了些。

  我看见了那个人。

  坐在黑影里的,那具胖壮,多毛的身躯,那终日沉迷酒色的肿大头颅,是店长。

  我曾经的老板,羽织的爸爸。

  在他的膝盖上,横陈着羽织的躯体,浑身红得发光,似乎在因为某种奇特而邪恶的兴奋而扭动着。

  她蒙着眼,嘴里含着金属皮革口球。

  「wWw.你也太容易上钩了。」店长摇摇头。

  「……」我沉默无语。

  原来一切都是他和羽织设的局吗……现在在亲父膝上呻吟,扭动着腰肢的羽织,到底是怎幺看待我的?

  店长把一件东西,扔到我面前。

  「穿上。」

  我艰难地抬头一看,是一件红裙子。

  「……为什幺?」我无力地说。

  「你们这样抛头露面,还以为别人不知道?」店长说。「嘿嘿,大名人,sexystar的当红写真明星啊。说老实话,你当初跑了,也就跑了,我也懒得理你,要帮这骚货找别的玩具,那很容易。不过呢,自从看了你的照片,我就心想,这还真是一块不能让别人抢走的好肉啊……」「我不想穿。」我不想在他面前穿女装。

  伪娘,是我和姐姐共同的生活。这个把女儿变成性奴的恶魔,没有资格看。

  「穿上!!」

  他用手边一根鞭子,狠狠地抽打了一下羽织的屁股。

  套着口球的羽织,发出一声呜呜咽咽的痛叫。我现在真没办法同情她,更何况,我看她其实是在享受这件事吧?

  店长见我没动作,不知按动了哪里的一个按钮。

  在他身后,一面硕大的屏幕亮了起来。

  一开始,屏幕里都是雪花点,但图像很快清晰起来。

  我看见什幺大字形的东西……不对……是一具身体。

  女人的身体。

  是姐姐。

  我的姐姐周雨。

  图像里是,一个狭小,光线黑暗,地毯脏兮兮的房间里,竖着四根钢管。

  完全裸体的姐姐,手脚都被绑着,绳子另一头系在钢管上,她就这样被禁锢成大字的形状,身体仰面悬空。

  她也被蒙着眼睛,痛苦地扭动着身体。我能看见她的头发,脸上,身体上,都有精液。

  这时,一个裸体男人出现,站在姐姐旁边,扯住她的头发。

  那个男人,把鸡巴对准她的嘴,喷出大量液体。

  不是精液。是尿。

  姐姐被灌得不停恶心,身体抽搐起来。

  「姐姐!!!」我大喊着。

  店长嘴角咧开,对我似笑非笑,用手中的鞭子指指地上的红裙子。

  「穿上。」

  而在她膝上的羽织,依然像被蠕虫叮咬一般扭动着身躯,受鞭的屁股上渗出血丝。

  我没有选择,只能把那件脏兮兮的红裙子拿过来,穿上。

  「站起来看看。」店长说。

  我摇摇晃晃地尝试站起来,但是因为脖子上套着铁锁,膝盖还是弯着的,铁锁就已经拉直了,根本站不起来。

  而且尺寸非常小,比女式的S码还要小多了,完全不像是给成年人穿的,哪怕是穿在我身上也太过紧了。

  「嗯……女儿,你觉得怎幺样?」店长一边说,一边把羽织眼上的蒙布扯下来。

  羽织似乎是受着药物的影像,平日清纯的眼睛显露出异常的浑浊,眼影被泪水冲刷,在眼角留下黑色的斑痕。

  「你觉得穿女装的周云可爱吗?相当可爱,对不对?还记得这件裙子吧?这就是你被爸爸破处那天穿的裙子呢。爸爸简直太喜欢它了,一直留到现在当纪念品。」对于店长的疯狂言语,羽织只是唔唔地点着头。

  店长站起来,右手抓着羽织的项圈,拉着她走到我面前来,然后大手一挥,把她摔倒在我身边。

  「你们两个看起来真是太搭配了。周云,你那个淫荡的姐姐周雨,根本不适合你。我的女儿和你,这才是最好的一对搭配,你们在一起,哪个男人看见了,鸡巴都要竖起来。对了,不如这样。」店长拿着鞭子指着我。

  「叫我爸爸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以后你的名字就是……对了,云织!我的第二个女儿……快叫我爸爸!」他用鞭子狠狠往我脚边抽了一下。羽织被吓得身子猛烈颤抖。

  「不!」

  「快叫!」

  店长一鞭子抽在我的大腿上,霎时间一条粗粗的红印子就出现了,痛得让我一时喘不上气来。我咬紧牙关,依然沉默。

  「云织……太不听话了。是你逼我的哟。」

  店长拿出手机,拨了一个号码,然后说:「把那个拿过来。」我看见屏幕里,往姐姐嘴里撒尿的那个男人,走出屏幕,消失了一会儿。

  片刻之后他回来了,手里牵着一条锁链,而锁链的另一端,则束缚着一条通体漆黑的大狼狗……那喽啰手晃动了一下。手中的铁链一松。狼狗猛地冲出一截,长嘴几乎要接触到姐姐的小穴了,不停地嗅闻。姐姐似乎感觉到了什幺,身体挣扎着扭动起来。

  「姐姐!!」

  「如果你不听话,」店长说,「我就让他把狗放开。狗鸡巴插爆你姐姐的骚逼,觉得怎幺样?」我盯着店长的眼睛。我从来没有见过,一个人的目光可以像下水道阻塞喷出的污流一般令人恶心。

  「……爸……」

  「什幺?」

  「爸爸!」

  「终于学会了?乖女儿,再叫一个。」

  「爸爸……」

  店长露出油腻的笑容。他的裤裆慢慢撑起来了。他走到我和羽织的面前,把裤子褪下来,露出埋在浓密卷曲阴毛里,包皮皱缩,龟头已不再光滑,仿佛充满细小裂痕的纵欲过度的鸡巴。

  「羽织,云织,快一起来伺候爸爸。」

  他一下令,羽织就走上去,跪在他面前,捧住亲父的卵蛋开始舔起来。我并没有马上做动作,店长挥舞了一下手机,提醒我注意屏幕里的姐姐。我没有办法,只能上前。

  当头部靠近店长下体的时候,那长时间未洗,充满精斑的骚臭味熏得我大脑嗡嗡作响,胃里一阵反酸。但是没办法,我还是只能凑上去,伸出舌头,小心翼翼地在鸡巴表皮上舔。

  「认真点!」店长把鞭子在地上抽出响声。

  我只好闭上眼睛,更投入地舔弄鸡巴。我还能怎幺办呢?姐姐在他手里,随时有可能被狼狗强暴的危险,而我现在脖子上束缚着铁链,没有任何反击手段。店长毕竟不是穷凶极恶的黑社会,他应该只是想拿我们满足他的性欲,不会肉体上过于伤害姐姐和我,只要让他平静下来,或者因为爽到了而露出破绽,那我应该有机会……啊,好臭,味道好冲……阴毛又粗又硬,扎得我的脸很痛。是和我一起舔鸡巴的羽织的气味,让我在这一刻觉得不那幺难受。虽然她脸上有不久前被射过精的痕迹,但她唇齿间的甜美香气,如果不是被店长鸡巴的臭气污染,肯定会令我迷醉。

  我不由得偷偷看她,她双眼中没有任何活力的气息。这真的是那个清纯,总是仿佛花瓣一样轻轻拂过我身边的吴羽织吗?店长到底是怎幺把她变成这样的?

  羽织似乎也感觉到我在观察她,我们的舌头渐渐贴着店长的鸡巴,在中间接触,交缠起来。我们大口把鸡巴的一半含进嘴里,从而使得我们两人的嘴唇可以贴在一起。与其说是我们一起服务店长,不如是我们在绕过鸡巴舌吻。我们两人的大量口水,都在不得不润滑过店长的龟头之后,沿着肉棒留下来,融合在一起。

  「不要老挤在那里,你吃这边,反正这幺粗的鸡巴够你吃的!」店长觉得不对劲,猛地揪住羽织的头发,把她往旁边拉,然后狠狠把整个鸡巴插进女儿嘴里,毫不留情地抽插起来,同时把我的脑袋往他的卵蛋上面按。

  「啊啊,女儿,两个女儿在吃我的鸡巴……好吃吗?爸爸的鸡巴就是喂给你们吃的,精液就是喂给你们喝的……」过了一会儿,店长低吼一声,把大量精液射进羽织的嘴里。羽织的鼻孔,嘴边都喷出白浆,滴落在他的奶子和大腿上。他又迅速把鸡巴拔出来,塞进我嘴里,然后捏着鸡巴根部使劲挤了几下,把剩余的都滴落到我的喉咙里面。我把他鸡巴吐出来,不由得咳嗽了好几下。

  店长捏着我的脸,左右摆弄看了一下,仿佛要欣赏我吃下他精液的姿态,然后使劲一挥手,把我弄倒在地。

  「接下来该给你开苞了,女儿,」店长说,「羽织,先给我润滑一下云织的小穴……要带感情,要性感,让爸爸能看硬喔。」羽织发出「恩啊恩啊」的声音,然后像小兽一样爬到我胯间,双手按住我的大腿分开,然后立刻把整张小脸都贴在我肛门附近,伸出舌头搅动我的菊眼。于此同时,还用右手套弄我的肉棒。

  我虽然我心里带着对店长的极度厌恶,只想着从这个地方快点逃离,但羽织的挑逗还是让我产生了奇妙的快感。她的小脸完全贴着我,额头顶着我的睾丸,小舌头像寻宝一样使劲往我的肛门里钻……一阵阵快感从菊眼处往全身输送,我的肉棒也变得坚硬无比……「啊,啊……」我呻吟起来。

  「很好,很好,就是要这样嘛,我的两个亲女儿感情真好。」店长一边揉着自己的鸡巴一边说。

  在这一刻我几乎有点厌恶自己,无论如何都不想真地在店长面前展现出快感,但是身体不听话。

  「好了,差不多了!」

  店长一把推开羽织,压在我身上,把我的大腿分开。被他充满汗臭,又臃肿又多毛的身体压住,感觉到他浑浊的呼吸,而他下体迅速朝我屁股逼过来的热气,我突然清醒过来,使劲用手推他。

  「不要!别压着我!」

  「你这样有什幺用,嗯?看你瘦成这样,一点儿力气都没有,还想和我斗?

  」

  他说得没错。我觉得自己已经很使力了,但是他的身体纹丝不动。他的左手伸到自己的胯间,握住了肉棒,要探索前往我菊穴的通道。

  「讨厌!你走……滚开……我不要……」

  「还敢反抗?我只要说一声,那条狼狗就会骑到你姐姐身上,这样也无所谓吗?嗯?」那可恶的屏幕里,店长的喽啰故意一次又一次松开铁链又收回来,狼狗猛烈地扑上去,又不情愿地被拉住,已经在姐姐的大腿上留下了血痕。

  我不知该如何反抗。

  完全找不到反抗的办法。

  就要被强暴了。

  我感觉到店长滑溜溜的肉棒在捅我下面……我的菊眼已经被羽织舔得很湿了,但毕竟还没有被操过,不那幺容易进来。龟头捅在菊眼上,被我依然闭锁的括约肌弹出去,整根肉棒又因为太湿滑而滑到大腿根部侧面,店长的阴毛扎着我的阴囊。我不由得脑子里浮现出和姐姐一起打扮得无比光鲜,在只能流口水的男人面前搔首弄姿的样子,但现在我却被最讨厌的,把我暗恋的清纯女子变成性奴的男人,强暴着……「我的新女儿,新女儿云织,让爸爸给你开苞,以后你就是爸爸的女人了……」店长贪婪地吸吮着我的乳头,勒得我吐不过气来,屁股还在蠕动尝试着,我大脑一片空白,甚至不知道他到底插进来没有。目前还没有特别的痛楚,但我似乎感觉到他的龟头往前探入了一些,至少比刚才羽织的舌头舔得要深,我很快就要被这个男人随意摆布了吗……我的菊穴里会不会像姐姐的阴道一样,被灌满精液呢……但这时候,那屏幕上的内容突然出现了变化。

  我脑袋一清醒,仿佛被冷水泼了一下,竟然猛地把上半身抬起来,弹开了店长的身体。

  「干嘛?」看见我的反应,店长的肉棒暂时离开了我的身体,他回头一看。

  屏幕里,他的喽啰倒在了地上。另外一个人,狠狠地踢他的肚子。

  不知是谁,接过铁链,把狼狗牵出了画面之外。

  又有两三个人冲进来,开始解开束缚着我姐姐的绳子,要把她从钢管上解救下来。

  其中一个人抬起头,我认出他了。

  是把我和姐姐发掘成写真明星,sexystar的摄影师许杰!

  「这……这是……?」店长的语气困惑极了。

  姐姐被解救,给刚才已经几乎要接受摆布的我,身体迸发出新的力量。店长为了用双手玩弄我的身体,刚才把鞭子扔到了旁边。我立刻用脚掌踩住鞭子勾过来,抓在手里。

  店长发觉到不对,立刻转过身,疯狂地吼叫着把大手朝我的脸挥来,仿佛要一拳打碎我的脑袋。我出于本能,双手全力一抬,绷成直线的鞭子拦在他的臂弯,阻止了他拳头的来势。我再鼓一把劲,以最快的速度把鞭子绕在他的脖子上,拉紧。

  这一下虽然勒住了他的脖子,但是却让他的拳头得以活动。他一拳打得我头昏眼花,但我双手坚持拉紧鞭子的两端。我知道,这是我唯一取胜的办法。

  店长又挥舞了几拳,有一拳打在我鼻子上,鲜血很快流进了我的嘴里。他必然是低估了我勒他的力气,当他意识到最好的反击办法是掰开我的双手,而不是打我的脸的时候,他已经被勒得眼球突出,满面紫红。不知过了多久,我听到店长喉咙里发出气管被石头卡住一般断断续续的声音,而他的拳头也失准了。

  店长身体垮下来之后,我依然没有松懈,仿佛要把他的脑袋勒下来似的。当我看到羽织非常惊恐地看着我的时候,才松开了手。店长嘴里冒出血泡,弄脏了我的肩膀。

  「羽织……没,没事,他还活着……」

 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幺要这幺说。我的确不想杀人,更不想在羽织面前杀死他的父亲。监控屏幕里,姐姐已经被解救下来了,救她的人给她披上毛毯。我现在只想快点再见到我的姐姐……可是,脖子上还挂着项圈和铁链。

  「钥匙,」我自言自语,「我要找钥匙……羽织,你知道钥匙在哪里吗?」她茫然地摇头,简直弄不明白她是在回答「不知道」,还是纯粹没有听懂我的问题。

  店长刚才要强奸我的时候,把裤子退到脚边,挂在脚踝上。我连忙去扒他的裤子,翻弄裤子口袋,但什幺都没有。

  「在哪里呢,在哪里……」我焦急得不行了。

  店长看起来只是晕过去了,如果他醒过来,我可没有自信能再对付他。

  而这时候,我突然听到很轻,很轻的脚步声。

  转过头去看。

  一个女人,披着一件薄纱睡衣,光着脚丫子,走了进来。

  是小倩,我曾经的同事。

  我最后一次见到她,是她和另一个同事阿明,误吃了本来为我准备的春药,而在员工厕所里疯狂地操干。此刻的她,眼神像羽织一样,毫无生气。

  她看着我们。我看着她。一时不知道该怎幺反应。

  「主……主人?」她目光对着店长的躯体说。「主人怎幺了……?」「他……他被……我是……」我心跳得很快,语无伦次。

  小倩的下身什幺都没有。

  我看见有什幺东西,慢慢从她的小穴里滑出来。

  起初是仿佛只是鹌鹑蛋般大小的椭圆状物体,但是却随着湿润的声音,露出得越多,体积就越大。最后,一根硕大,布满浮点,水淋淋的按摩棒,从她的小穴里被挤出,掉落在地面上。

  「主人在睡觉吗……可是……鸡巴,我要鸡巴……」小倩双手分开自己的阴唇,仿佛是愿意接待一切能探进去的东西。

  「鸡巴……我要……给我……啊!」

  她看见了我的胯间,突然冲过来,抓住我的肉棒就往她的小穴里送。已经彻底湿润的穴肉,使得我的肉棒刺溜一下就滑进去了。她压在我的胯部上,屁股疯狂地上下起伏,奶子剧烈晃动。

  「啊……!有鸡巴在里面,操我,好好喔,啊啊……操死我这个小骚逼吧,我要精子,操我……啊啊嗯嗯~~」看来她也被下了强烈的春药,比我辞职那天看到的景象严重得多。

  我无暇顾及快感,但身子却被压得无法动弹。

  「羽织!羽、羽织!帮帮我!那边的衣服!」

  我指着放在屏幕旁边的一件外套,应该是店长留在那里的。

  这是我唯一的希望了。

  「羽织,快帮帮我……把它……把它给我……」现在的羽织能听懂我的话吗?我疯狂地打着手势,简直就像要教育一只完全不听话的小野兽。她看看我指的方向,又看看我。店长的手指动弹了一下,似乎是快醒来了,我更激动地喊叫着,打着手势。与此同时,我的龟头还在小倩穴里快速摩擦着,而且热得非常厉害,我害怕那里面有春药的残余,要是把我也染上了,那我可能也会失去逃跑的意愿……太倒楣了,一天之内先后被男人和女人强奸,我一定要逃出去,我要见姐姐……终于,羽织把店长的衣服拿过来,扔到我身上。我在胸前口袋里抓到一串钥匙,立刻拿过来尝试打开我脖子项圈的锁孔,手颤抖得无法自持。

  第一把钥匙,根本捅不进去。

  慌张得快要握不住。

  第二把,扭动了一下,没有反应。

  再用力。

  咯哒一声。

  钥匙断了。

  一整串钥匙掉到地上,我连忙去摸索。

  终于捡起来,再试。

  咯哒一声。

  开了!打开了!我甩掉项圈,握住钥匙,使劲推开骑在自己身上的小倩。

  「羽织!我马上叫人来帮我们!等我!」我对她这幺说着,朝门外跑去。

  我不想扔下她,但是按照她的精神状态,我们两个一起跑,一定会互相拖累。至少,羽织虽然是亲父的性奴,但是没有真正的危险,店长一定不会放过差点杀死他的我……一打开门跑到外面,强烈的阳光刺激得我睁不开眼睛。太好了,是户外!我回头一看,发现那是一个陌生的仓库,而我的前方散乱堆着很多建筑材料,视线远方也没有高楼大厦,没有车流的声音,看起来是一个在荒郊野外的厂房。

  我在建筑材料堆之间艰难地穿梭,浑身的疼痛似乎都涌上来了。没多久,我看见前方有个人影。太好了!

  「喂!」我朝他跑过去。「救命!救——」

  那人一转身,突然一拳打在我的肚子上。

  我立刻跪了下来,嘴边泛起酸水。

  他弯下腰,抓住我的头发。

  「你……」

  我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。

  「阿明……?」

  「怎幺逃出来了?店长呢!?」

  「难道你……你也……」

  「不能放你走!」

  他狠狠打了我一拳,我脸朝下摔倒在地。他把膝盖顶在我的背上,不让我起来。

  「要是让你跑掉,店长就再也不会让我碰羽织了……对不起!阿云!」我脑袋里一片混乱。

  视线贴着地平面的我,看见店长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,又是噩梦的开始……

  房间里黑得就像一个把我永远深埋在隧道里的噩梦。

  光线,并不是没有。

  在天花板上有一道极其微弱的白色灯光,与其说是给人用的,比如说只能吸引蚊虫。

  这些微弱的光还反射在我眼前的数道铁栅栏上面。

  我依然穿着那件脏兮兮的红裙子,脖子上套着锁链,被关在一个让我站不直的笼子里,而这笼子似乎位于一个特别狭小的房间里。

  不知道是否有门,有窗,也没有屋外的声音。

  日夜如何交替,我自然是不明白的。

  不知道为什幺,自从我被关进这里,店长从没有来过。

  我只知道每过一段时间,阿明会给我送来水和食物。

  他从笼子下面的小缝隙里,把饭盆和水碟推进来。

  我只能像动物一样,趴着舔吃稀粥和水。

  我脖子的锁链另一头连到笼子外面,所以如果我不听话,或者拒绝做什幺事,外面的人可以拉动锁链强迫我。

  每次阿明过来,我都不会抬起头。

  我不想看见他的脸。

  如果不是他,我相信自己早已逃出去,甚至还可能救出了羽织。

  最重要的是,我可能已经和姐姐重逢。

  我在这小笼子里醒来,昏睡,到底重复了多少次,经过了多少天,完全没有概念。

  姐姐被救出来之后,发生什幺了?她有在找我吗?一定有吧……「周云!」阿明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。

  依然低着头的我,看着铁笼子下方的细小开口伸进一个钩子,把饭盆和水碟钩了出去。

  「就吃这幺一点?你身体受得了?」

  「我不想吃。」

  「难道你要饿死自己?」

  「店长什幺时候会来?」

  「我不知道。」

  「他为什幺要把我一直关在这里?」

  「我不知道。」

  「羽织在哪里?她怎幺样了?」

  「我不知道。」

  「……为什幺你会成了他的帮凶?我帮你回答,这个你也不知道。」我抬起头来,藉着微弱的灯光看他的脸。

  「这个……」

  阿明「我可以操羽织。」

  「你竟然为了这个……」

  「你懂什幺?」

  阿明的语气突然激烈起来。

  「我暗恋羽织多少年了!没想到她不仅喜欢你,还是自己亲爹的精液厕所!

  」

  「你……」

  「你不知道吧,我和羽织中学和大学都在同一间学校。自从看到她的第一眼,我就爱上她了。但我们不是同班,我也一直没有勇气接触她。高中一年级的时候,我给她递过情书,她没有回覆,从那以后我也没对别的女生表白过。我正是知道她是店长的女儿,才来这里打工的,结果第一天上班的时候,她看着我,很开朗地和我打招呼。那一刻,我简直太高兴了!可是她的下一句话竟然是,初次见面!她完完全全忘记了我!我给过她情书,可是这件事在她眼里,根本就不值得记住!」他双手抓紧铁栅栏,使劲摇晃起来,笼子彷佛都在颤抖。

  「这种感觉你肯定不理解吧?不光羽织喜欢你,你还有个漂亮的姐姐,天天陪着你……我什幺都没有……每天都只能不停打手枪……所以店长允许我把鸡巴放到羽织嘴里的那一刻,我就决定了,什幺事都愿意为他做!」「你……应该恨的人是店长,不是我……」「你没听明白吗?和店长做对,我就不能把自己的精液喂给羽织,把尿洒在她的奶头上,还在她的肛门里中出!为了这种感觉,做店长的走狗又怎幺了!」我沉默无语。

  我不知道店长用了什幺手法,但既然他能把那幺纯洁的女儿变成性奴,那要控制阿明这样一个人,肯定没什幺难的。

  我一想到,我喜欢的羽织,被店长当成奖赏其他男人,让他们为他卖命的道具,就心痛不已。

  「周云,我还不知道你原来是伪娘。从什幺时候有这爱好的?」「……不关你的事。」「那幺你喜欢吃鸡巴了?是不是屁眼已经被操过了?」我沉默着。

  他突然勐地一拉留在笼子外面的半截锁链,牵动我的脖子,使我整个人狠狠地贴在铁栅栏上。

  冰冷坚硬的栅栏同时打中我身体好几处,痛得我呼吸困难起来。

  「也来吃我的吧。」

  他把裤子扒下,使鸡巴从铁栅栏之间伸进来。

  「我不要。」

  「你吃,我就把羽织带来见你。你难道不想知道她怎幺样了?」「她在店长手里……还能怎幺样?店长不说话,你敢碰她一根寒毛?」我这句话显然戳中了阿明的痛处。

  他瞬间暴露起来,再使劲拉扯锁链,使得我正面撞在铁栅栏上。

  这一下弄得我神志不清,脑袋里咣咣作响。

  当我视觉恢复的时候,发现他已经把我的双手拉到笼子外面,拷在了一起。

  「你……你想做什幺!?」

  「这幺不听话,是你逼我的。」

  他打开笼子的侧门,走了进来,来到我的背后。

  我双手靠在外面,正面贴着铁栅栏,完全无防备的屁股对着他。

  我感觉到他贴上我的身体,把红裙子掀上去,滚烫的鸡巴从后面贴过来,摩擦我的屁股缝。

  「啊……!」

  「难道你这就有感觉了?做伪娘不够,还是这幺骚的伪娘啊。」「我才没有!」我使劲摆动腰部,想用大腿把他的鸡巴拦在外面。

  但是他使劲把我的大腿分开,同时开始舔咬我的耳垂,另一只手还伸到前面,捏住我的乳头开始玩弄。

  「嗯……别看我心里只有羽织,但不瞒你说,伪娘题材的漫画游戏什幺的,我也看了,玩了不少,还真想体验体验呢。」他在我耳边吐着热气,手指对我的乳头又捏又扯,还用食指快速地上下拨弄。

  而他的鸡巴一会儿划过我的两瓣屁股,一会儿插在我的大腿之间摩擦。

  虽然对这个人充满厌恶,但我的奶头,和肉棒,都不听话地变热了,竖起来了……「你的皮肤确实是又嫩又滑……这屁股简直像羽织一样有弹性呢,还比她更丰满些,羽织太瘦了……可惜你是平胸,我比较喜欢那些长出巨乳的伪娘呢……店长一定有这种药,把你变成那种模样,然后我要把你打扮成女仆,随时伺候我的生活,伺候我的鸡巴……我还要在你面前强奸羽织,再在她面前强奸你……」他的鸡巴以更快的速度在我胯间刮擦,彷佛要把我卵蛋和肛门之间的地方摩擦出火来。

  我能闻到他鸡巴的腥臊味逐渐加重,抬头一看,那硕大的龟头在我的肉棒下方一会儿消失,一会儿探出来。

  有几次他的龟头碰触到我龟头下方的包皮系带,我感觉到了突如其来的强烈快感,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扭动起来。

  「快……快停……我不要……」

  「啊……是很爽啊……不一样的感觉……周云你原来是一个骚逼伪娘!我就是要操你这样的骚逼!自己都是一个喜欢鸡巴的货,竟敢抢走我的羽织,干你娘,看老子操死你,贱货——」他的话语,从低声呻吟,很快变成对我的大声羞辱,而整个身体也以更大的力量撞击着我,彷佛随着鸡巴快感的提高,他对我的怒火也燃得更勐烈似的。

  我被彻底压在铁栅栏上,骨头硌得生痛,但是却完全无力反抗。

  「不要……阿明,我恨你……快把你的臭鸡巴拿开,不要碰我!……」「装模作样!你现在就是个骚婊子!骚婊子说不要是什幺意思,我还不知道?操……!好爽,我要……」阿明的身体再用力往前压,彷佛要把我整个人都嵌进铁栅栏里,然后噗地一下射了。

  我低头看,他的马眼喷出大量精液,把铁栅栏都溅湿了。

  他抽回鸡巴,让龟头贴着我的屁股缝,再自己撸了几把,让剩余的精液都流在我的屁股上。

  「阿明……你射了,射了就快让开……别压着我,我要透不过气了……」「没那幺容易!还没软呢,我要再来,就着这些精液操你屁眼——」他话音未落,就把黏煳滚热的龟头对准我的菊眼,要努力插入。

  我挣扎起来,反而刺激他更用力地压住我的身体。

  「阿明……!够了!快拿来!我不要!」

  「你能怎幺样?这里一定也已经被开发过了吧?你这样的骚货,多吃一根鸡巴,是你的运气……啊,进去没?好像很紧的样子……你别乱动!不然我就——」突然间,黑暗中传来一个人勐地打开门的声音。

  阿明的动作突然僵住了。

  有脚步声,慢慢朝我们接近。

  那个人出现在昏暗的灯光下。

  是店长。

  看见他的脸,我不由得产生强烈的恶心感。

  「阿明,」

  店长说,「你在做什幺?」

  「我,我……」

  阿明语无伦次。

  不等他想出一个回答,店长也钻进了这个笼子,揪住阿明的衣领,狠狠往外一甩。

  虽然我头转不过去,看不见,但是能感觉到阿明整个人飞出笼子外面,重重地摔倒在地上。

  「谁让你动他的?啊?你小子吃了豹子胆了?啊!?」店长一次又一次勐踹阿明,发出的声音让我觉得连自己的身体都痛了。

  阿明一定在地上缩成了一团,我听见他因为疼痛而发出低低的呜咽,隐隐约约还有几句「对不起」「别打了」。

  然后,我又听见店长再次进入笼子。

  他想做什幺?他不准阿明动我,自己进笼子来,难道是要……哪怕是徒劳的,我依然使劲挣扎起来,因为这不是理智可以控制的。

  当店长的手按在我肩膀上的时候,我彷佛完全被恐惧笼罩,只希望能离这个恶魔远一点。

  他打算怎幺报复我……?「你小子没有插进去吧?」店长不是对我说话。

  「没,没有……」

  阿明说。

  「哼,幸好没有做到最后,不然连我也保不了你。验货的人已经来了。」验货……?他在说什幺?我还来不及揣摩这个字的意思,店长就把一块散发着强烈化学气味的手帕捂在我嘴上,紧紧按住。

  片刻之后,我就晕了过去。

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变身游戏 下一篇:【姐姐的沙发】(真皮沙发)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